铜雀台

楚云沧海思无穷

道长:“不哭么么啾”

今天抽cp姿势抽到父爱100+
脑内自动浮现出的画面↓↓↓
武暗了解一下

朋友武暗了解一下。

姿势有参考

没有围巾这种东西
不然没办法露多一点(。

梦间警察局

PART2

本文又名《那个谁你马甲掉了》2
/屠倚
/现代设定
/黑帮帅老大×警队一枝花
/无剑性别男
/部分为论坛体

▪  假设梦间集的各位都在一个警察局……
人物属于他们彼此,OOC属于我。

第二天上午无剑接到了晚上加班的消息。
据说是队长亲自下达的。
副队圣火来告知他的时候满脸戏谑,看得无剑想直接往他脸上招呼……但是并打不过。

“无剑晚上加班,还有……绿竹你晚上也是。”圣火用文件夹敲敲绿竹的桌子,换来对方一脸错愕的抬头?
“我??我今天晚上和金……”
圣火不留情面的打断了他:“别想了。”
“但是……”
“好好加班。”

语毕圣火便转身欲走,“顺便告诉你们,拂尘今晚也要加班。嗯……奉劝你们晚上精力不要太旺盛,小心天天加班。”
无剑瞠目结舌地望着这一幕,心中隐隐有了个猜测。
还不等他说出,旁边的绿竹已经转过头来,凄凄惨惨戚戚:“无剑……我们可能掉马了……”

加班这种事情,果然连午饭多加一个鸡腿都抚慰不了啊。

利落地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倚天提上包走出办公室。
临走前叮嘱无剑绿竹拂尘好好工作,虽然可能是没有用的叮嘱。
不出意料,还没走出大厅就听到拂尘绕梁不绝的歌声。
倚天:……
一想到自己在这群不靠谱的角色中担任妈妈的角色,他就头皮发紧。

掏出随身携带的记事本看了下日程安排。他向来有使用记事本的习惯,纸质内页让人感到安心。
10月4号。
是中秋节啊。
上一次回家是什么时候,已经记不清了。

钥匙拧动时发出咔啦的声响,推门走进去却是一片黑暗。
隐约看见沙发上斜坐着一人,那人听到声响扭头看他,虽然看不清神情,却透出一股慵懒的姿态来。
“屠龙?”
倚天试探着叫了声对方的名字,对方“嗯”了一声作为回应。
“你怎么在家?爸呢?”倚天半是犹豫了一下,问道。

“进来坐啊。”屠龙拍了拍沙发,并未回答他的问题。倚天便放了包过去。
“晚上你想吃什么?”屠龙又问。
“……”
“玄铁和神雕出去玩了,把我留下来解决你的伙食问题。”
“你怎么知道我会回家?”

屠龙翻了个身,倚天猝不及防被他压在身下。他手肘一抬就想回击,却被身上的男人截住手腕。
屠龙压得越发的紧,“你不回家,不就是为了躲我吗?嗯?”他故意凑近倚天,两人的距离可以称得上危险。
从他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倚天的眼帘微颤,那眼睫划过一个好看的弧度,让屠龙忍不住再凑近一点。
“你回家干嘛?”倚天又重复了一边之前的问题。

“中秋节……我当然是来袭警的了。”
屠龙咬字极轻,却让倚天心头一跳。

屠龙略略凑近他颈侧:“你不觉得,现在这个姿势很方便吗?”
“你……!”倚天抬腿踢他。
屠龙腾出一只手按住他的腿,他的唇挨到倚天的动脉上,他能感受到那处温热正在搏动……让人有些着迷的节奏。

ˉˉˉˉˉˉˉˉˉˉˉˉ
过零点了
不过还是跑来发文了
希望下一次能开上车
我尽量
真的

梦间警察局

PART 1

本文又名《今天也在撩与被撩》
/屠倚
/现代设定
/黑帮帅老大×警队一枝花
/无剑性别男
/部分为论坛体

▪  假设梦间集的各位都在一个警察局……
人物属于他们彼此,OOC属于我。

深夜。梦❁集市警局专属论坛。

12:22  楼主  我非起来自己都怕 
楼主今天偷偷摸摸给你们讲个传闻。

12:22  2L

12:23  3L

12:25  4L
楼主不行啊,三分钟了都没动静。

12:26  5L  我非起来自己都怕
大冬天手冷啊……楼主也没办法。
至于插,请轻插。楼主还是个可爱的蓝孩子呢。

12:27  6L  放开那只叫花鸡
楼主我认出你了,这种方式说话也太容易被看穿了!
并且我也猜到你要说什么了,你会不会被打死?

12:28  7L  我非起来自己都怕
别别别爆我马,同志们且听楼主细说。

12:29  8L  我非起来自己都怕
这真是一个说来话长的故事,楼主长话短说。……
酝酿一下…
……


隔壁●尊组老大好像在追我们局花!!不对!!是明显地在追!!现在进行时!!

12:28  9L

12:28  10L
!!

12:28  11L
!!!

12:29  12L
???????????

12:30  13L  我非起来自己都怕
对是真的!没错!我早已经透过现象看本质,现在让我给你们来一次狩魔流的完美立证。
事故就发生在两周前,我上班的时候,就刚刚进门那会儿,有人塞给楼主一束玫瑰。
楼主当时还以为自己要进入脱单生活了,没想到是拜托我转交给我们队长。
脸上笑嘻嘻,心里mmp.JPG

12:33  14L  今夜歌王不入眠
为什么你还没有男朋友?还不是因为你长得不好看~

12:33  15L
orz我竟然忍不住跟着唱了出来

12:34  16L
楼上带我一个,我们一起合唱

12:35  17L  我非起来自己都怕
接着说,楼主手冻打字慢见谅见谅,都怪上司扣我奖金,现在连暖气费都交不起。

接到后我一看小卡片,哟呵竟然还有署名。当时楼主我心情复杂地偷偷摸摸看了一眼……
第一秒反应是哟呵字还挺好看。
第二秒发现哟呵这人名字两个字,第一个字太草看不清,第二个字是个“龙”。
哟呵看起来是个男人啊。
第三秒楼主整个人处于震悚状态,是个男人啊???

12:38  18L  放开那只叫花鸡
哟呵wj你交不起暖气费?啧啧啧啧啧啧啧啧

12:39  19L
楼上……莫非是美食板块大佬竹哥?前排合影

12:39  20L
莫名觉得哟呵很带感。啧啧啧也带感。social,social。

12:40  21L
所以卡片上写了什么?

12:41  22L  我非起来自己都怕
然后正当楼主把小卡片拿起来凑到眼前,想多瞄几眼把这个字看清楚的时候,我们队长来了。
楼主心里那广袤无垠的马勒戈壁呀……我只好老手一抖,急中生智地把手上偷看的罪证藏起来,然后殷勤巴巴地把花献给了队长。
再然后……队长就用那种十分复杂的眼神看着我,宛如看着一个误入歧途的孩子。
楼主简直:……

12:42  23L  放开那只叫花鸡
我说你当时干嘛一个人抱束花呢……另外一点我要更正一下,wj是偷偷摸摸地藏卡片,不是急中生智。

12:41  24L  你今天洗手了吗
原来wj是这样的人。

12:42  25L  疾风狂澜
还不睡觉?把电脑关了

12:42  26L  你今天洗手了吗
马上……再过两分钟

12:45  27L  我非起来自己都怕
这件事过去大概三四天的样子,半夜的时候,楼主一个下楼买点宵夜。

队长的家和我家算是近吧。然后楼主买完东西回家要穿过一条挺窄的巷子。
当时我有点没敢进去……然后我就那么一瞄,瞄到里面有两个人影。都高的高的,反正比我高。都男的男的,反正比我man。

12:46  28L  你今天洗手了吗
自知之明。

12:46  29L  疾风狂澜
我现在去你房间拔电源线

12:46  30L  你今天洗手了吗
晚安。

12:47  31L  放开那只叫花鸡
我预感到什么事情……

12:47  32L  蛇侍的尊严不存在不存在
29 30L的两位,求求你们,不要再来这里秀了,整天在警局还没秀够吗,我的墨镜快不够用了……买墨镜的钱又不给报销……

12:47  33L
刺激

12:48  34L
紧张

12:48  35L
我已经准备好被车从脸上轧过去了,来吧!

12:48  33L  我非起来自己都怕
直到我再次偷偷地凑近了巷道……楼主看见他们正在壁咚和被壁咚。
紧接着一束月光投下来,楼主锐利的狗眼再次发现了真相。我看见……被壁咚的那个男的有一头银发,然后他披着头发,然后他还是长发,然后他肩上有警徽在反光。
!!!

12:49  34L  今夜歌王不入眠
你看见——一座座山——一座座山——川——

12:50  35L
再一次忍不住唱起来

12:50  36L
再一次忍不住加入合唱的队伍

12:50  37L
深夜尬歌就问你怕不怕

12:51  38L  放开那只叫花鸡
社会我fc


“然……后……楼主……”
无剑慢慢敲击这键盘,不自觉地念出每一个字。

手指敲下回车。
……
再次敲击回车。
……
……

“该……帖……已……咦咦咦??被删帖了???怎么这样???”




于此同时,倚天叉掉论坛,轻轻呼出一口气。
他抬手捏了捏眉心,眼里闪过一抹幸色。
还好自己是管理……

------------
先凑个2k发了
后面有车  真的
可能要写好几篇
全部的cp大概是屠倚/蛇燕/绿金……吧??还有部分人物会客串一下
谢谢品尝。
新人第一次割腿肉,请不要打我。

【韩柳】琴胆剑心

☆砚的第三视角梗来自 @《王维诗选》 太太,授权请见下图:

头像图片没加载出来简直捉急。

☆拖着太太的刘柳梗来写韩柳真是让人老脸一红。

☆私设了韩柳的送砚注意 史实是刘柳送砚。


琴胆剑心

吾乃永州廻龙塔脚下一方墨砚,安居此隅已将近一千两百年。埋在潇水东岸这么些时日,也算是见识过几段世间风流故事,私以为这把年龄,自称砚灵或砚仙也不算过。

 

我是一方端砚,据说是个名贵的品类。按着人间的说法作比,就是砚中贵族罢。

犹记得当时,我被李唐的皇上御赐给子厚,圣旨下时,百官哗然,数不清羡红了多少人的眼。

 

八抬大轿不知运了多少宝物,统统送往了员外府。

我单独安置在一个锦盒内,随着马车一路颠簸。

再度重见光日,我被子厚捧在手心。烂漫阳光,那人眉眼熠熠生辉,带有几多风发意气。 

当时我想,所谓文人墨客的风骨,大抵也不过如此。

 

梦得与退之常来做客,趁着天色正好与子厚在院里闲谈。他们谈论朝中旧事,评论哪位才子又作了几篇文章,朗朗笑声在几人唇边缱绻不去。

春兰秋菊被他们用来吟诗作赋,花前月下间一同煮酒烹茶。

我横卧在桌几上看他们谈天说地,有一搭没一搭地接着那镇纸聒噪的话茬。

 

子厚时常进宫面圣,出门时也不忘揣上我,少年人鲜衣怒马,意气风发。他高绾发,绯袍翻领金饰带,细钗礼衣墨官靴,是我印象里色彩最鲜明的图画。

那时春光正好,我看他一身官袍,同退之谈议抱负时眉里眼里都带着笑。

 

偶尔闲情逸致,子厚会在细数院中嫩芽新抽了多少,退之往往提一壶酒,站在他身旁叙说满腹宏愿。

日光很浅,月光也浓稠,如水的景致缓缓蜿蜒在岁月之间,日子穿插在退之的“有志乎古者希矣,志乎古必遗乎今”里慢慢地过。


 

后来这样的景致也少了。叶子绿了又黄了,皇上病了又死了,国号从永贞变成元和。

八月秋风挂过枝头,镇纸兴致冲冲地说着新帝登基的盛况。我对它为什么对皇上这种类似小麦割过一茬又长一茬,后备十分充足的事物这么有兴趣表示不解。

镇纸哼哼着说我浅薄,它这是对新帝的性情十分关切。

我闻言心中叹服,自古以来君王的喜恶都与臣子的命运紧密挂钩,不曾想到镇纸竟然这般挂心于子厚的命运。 


子厚常对着我说些闲话,例如与哪个大官意见相左或者同某位翰林院士一起谋求革新云云。

我虽为名贵的墨砚,却并不懂那些文人的弯弯绕绕。只是听得他比以往多了些愁绪。

记忆里,子厚敛了笑意,蹙着眉抚过我的砚身。革新一词是他常挂在嘴边的叹息。

我不甚清楚革新是个什么东西,只识得子厚日日念叨。可惜当今圣上似乎不甚赞同,连带着推举此事的子厚也被冷眼相待。


子厚去宫中的时候愈来愈少,偶有出行,回宅时都带着一身悲戚。

退之和梦得也很少来,更多的都是子厚一人用我研磨,然后提笔写些什么。

我见他摘了官帽,褪了抹额,心中也曾有忧虑,但很快便被镇纸的絮叨挤去脑后。


不时传来的几声蝉鸣窸窸窣窣甚是烦人,我同镇纸商议着最近宅中进进出出的客人。叫客人大抵是不恰当的,子厚见了他们从未带笑。

不记得是何年何月,也不记得是子时还是丑时,只听得打更声淹没了子厚同退之在庭院中的谈话,隔了一层窗纸,我瞧见更深夜重,露水沾湿了他们的衣角。

 

十一

日子从顺风顺水到凑合着过,居住在天子脚下的日子还是迎来了结束的一天。

平日里对子厚素来巴结的尖嗓子公公带来了圣旨,趾高气昂的宣读了一通,内容尽是些“礼部柳员外危国害民,欲以变法之名图谋财利,动摇朝廷基业”之类。我心中鄙夷极了这些狗屁不通的玩意儿,只可惜石砚无口不能言,不然我必将骂他个墨汁喷头。

最后一句“念其受先帝重视,特贬与永州思过”念完后,但见子厚白了脸色,良久才听到他叹息一声。

 

“罪臣柳宗元……领旨谢恩。”

 

十二

刑部尚书带人抄了员外府。桌椅掀倒,纸张散乱了一地,我被不知哪个冒失的小卒从案几上扫了下去,撞磕了一个小角。

再度恢复意识时子厚抱着我,他摩挲着砚池底部刻的御赐字样,修长的手不知何时磨出了薄茧。忽而又有液体滴落在我身上,砸得人心中生疼。

我抬眼望他,子厚瘫靠在墙角一隅,衣襟上沾满墨渍。

 

十三

子厚将我托给退之,临别前他说的什么话,我已经记不清楚,大抵是说御赐之物珍贵,永州路远,唯恐碰着宝物云云,又嘱咐退之要何水洗砚,何墨养砚等等。子厚讲了许多,是我听过的最多的一次。

记忆中关于子厚的最后一个画面,就是他翻身上马,青衣撩起一路尘土。

 

子厚平日是不穿青衣的,他都着绯衣,倒是曾经春风得意时时常来宅邸里拜访的那位小官员,一身青衣洗得发白。

退之家也有一位吵吵嚷嚷的镇纸兄,我暗想是否镇纸这样的物种都天性如此,只是到底不是最初那个了。

它说那天子厚身上的青色朴素无比,像极了护城河堤旁的那棵柳树,我道甚是甚是,深以为然。

 

十四

此后便在退之家中长久地驻扎下来,与我共事的镇纸也是个口齿伶俐的,时常与我探讨些京城外的事情。

经它之口,我得以了解到许多世事的变化。譬如宫役们不再管退之叫员外,而叫他柳司马。

譬如梦得也离开此地,动身连州,也是穿着和子厚一样的青衫。

譬如退之眉间的的皱纹愈发深重,我有时甚至怀疑那褶子是否是用篆刻刀雕上去的。

退之也要走了,他抱着我和镇纸去了潮州。他们三人都相继着了青衣。我时常想,这真不是个好颜色,每每它出现都代表着离别。

 

十五

此后再未听闻子厚的消息。

直到我看见退之在新赋的文章上用力地写上“柳子厚墓志铭”几个大字,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。

退之的文章太长,我羞于头脑空空,只记住了镇纸兄时常在我耳边念叨的部分。

呜呼!士穷乃见节义。今夫平居里巷相慕悦,酒食游戏相征逐,诩诩强笑语以相取下,握手出肺肝相示,指天日涕泣,誓生死不相背负,真若可信。一旦临小利害,仅如毛发比,反眼若不相识;落陷阱,不一引手救,反挤之,又下石焉者,皆是也。此宜禽兽夷狄所不忍为,而其人自视以为得计,闻子厚之风,亦可以少愧矣。

 

十六

退之带我回了永州。

我一直都想瞧一瞧子厚从前居住的地方,那日一见,果然地杰人灵,无比富饶。

退之在廻龙塔下寻了一株柳树苗,在旁边挖了个坑。

我想他大抵是要给子厚立冢的罢。我知道有埋了衣物的衣冠冢,葬了战剑的剑冢,我被埋于此,大概就是个标新立异的砚冢了。

退之挖了个很深的坑,我甚至忍不住怀疑他是否要把自己也埋进去。

后来他又一点一点把坑填平,只对我道,怕埋得太深令我寂寞,莫不如埋浅一些,好听听这花语鸟鸣。

……

 

倏地又想起,退之的文章,还有一句,我也听得:

一在天之涯,一在地之角,生而影不与吾形相依,死而魂不与吾梦相接。

大抵就是形容他们二人的罢。

 

琴胆剑心,亦何所求!


------

★再次谢谢濯溪太太给我的灵感!!

★其实我拿到授权的当天就开始动笔了,但是一直改改停停,现在才发出来。

★本来想起个风雅的题目,后来发现剑三新开的玩法也叫琴胆剑心。不过不想改动了。

★最开始是想写刘柳的,写着写着一发不可收拾的奔着韩柳而去了,此后在韩柳的大道上一去不回头。笑。

★一开始接触历史同人就是因为看了濯溪的文,所以文风或多或少也受了影响吧。很喜欢太太,表白她。

★一二三的分节小标题加黑根本看不出来嘛,我真的有好好加黑,不是我忘掉加黑了。

我也不知道韩柳的人设......然后就随便画还画的不吼看......你们意会一下就好。